小疯子-苏符

喜欢画画,虽然画的不好,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。

我觉得老福特跟我杠上了,我其它软件打开都没问题,就一打开老福特刷新死命刷新都没有任何东西出来🙃️


我觉得我特悲催一人,每次好不容易等到我粉了好久的大大出周边了,我要么就是加在购物车忘了拍了,要么就是刚好没钱😭现在想收也收不到😭

我也想过六一儿童节,谁还不是个孩子啊

我希望他快乐,而不是被伤害。

郊陌少行人:

一点废话
不打tag

送给我喜欢着的那个男孩最真挚的祝福。
小白,生日快乐啊!
要一直开开心心地啊。
要把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幸福充实!

首页太太全都不愿意更了,就因为甜不过正主🙃️这算啥呢,是要吃糖呢还是吃粮呢🤔️


人和人之间的缘分,无非全靠彼此的联系强撑着。没有联系的人,怎么能继续走的下去呢?


一段牢骚。

爱屋及乌啥的,我真的做不来。你愿意喜欢谁就谁,但你不能要求我也能像你一样喜欢她。我的喜欢没有这么简单,至少让我觉得真的值得喜欢那我自然会喜欢她的。没必要,真的,爱屋及乌啥的我觉得真的很傻的。爱屋不及乌,就事论事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就这样吧。

坂本龍一 -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真的很好听,推荐给你们!(来自 @酷狗音乐 海量曲库,极致音质)http://t3.kugou.com/song.html?id=5YY4X06teV2


《巍澜之威胁记》

“照顾所爱之人都尤嫌时间不足,何必关心那些心怀恶念之人呢。”很喜欢这句话,时间这么短暂,有喜欢和爱的人就足够了。


MO忘了:


(一)


赵云澜被人恐吓了。


起因是他收到了一封恐吓信。


恐吓信用的是很老土的方式,剪出各种印刷字贴成一行——


“离开他,不然后果自负。”


赵云澜一开始是没把这玩意当回事的,找了个地方一塞就完事了。


然后他陆陆续续收到了第二封第三封,措辞激烈,还泼了红墨水在信纸上,乍一看像是被血浸透了,到了后头,甚至有不记名号码往他手机上发辱骂短信。


 


(二)


赵云澜没跟沈巍提这件事。


这些信件都是他在龙大收到的,短信在他留存证据后就删了,从内容来看八成是他家沈教授的爱慕者。


赵云澜不想让沈巍操心这些糟心事,准备自己默默解决。


大庆道:“这么可怕的人待在沈教授身边,他应该会有察觉吧?”


赵云澜不置可否,把信塞到他的鼻子下面,“闻闻。”


大庆炸毛,“我又不是狗!”


沈巍忽然走进来,“云澜……”


赵云澜猛地把信封塞到大庆嘴里。


大庆叼着信就冲进了开着门的文件柜。


柜子发出“哐当”一声惨叫。


沈巍被吓了一跳,“这是在做什么?”


赵云澜干笑,“没,死猫找地方睡觉呢……死胖子,让你减肥!你把我柜子压坏了!”


大庆:“……”


赵云澜,滚你大爷的。


 


(三)


赵云澜去龙大调监控。


他经常开车去龙大接人,他的车很拉风,路过的学生都会瞄一眼合个照,还有人把送他和沈巍的小礼物放在车上。


信件就是这样混进去的,赵云澜顺手藏起来了,没让沈巍察觉。


林静把拷贝回来的监控看了一遍,最后锁定在一个女学生身上。


“这是她的资料,还是个经常拿奖学金的优等生,还保研了,知人知面不知心啊~”林静打着呵欠问:“喊老楚去抓吗?”


赵云澜翻了一遍,“我再看看吧。”


林静纳闷,“老大你那缺的心眼终于回来了?怎么突然发善心了?”


赵云澜用资料夹一拍他的脑袋,“睡你的觉去。”


 


(四)


赵云澜单独在龙大外头的巷子里堵住了那个女生。


女生一看到他就慌了,“你、你干嘛?我喊人了啊!”


赵云澜笑了,“我也不像是打劫的,你急着喊人,是做贼心虚吗?”


女生故作镇定,“你有事?没、没事的话我就走了……”


赵云澜长腿一伸,拦住她的去路,懒洋洋地道:“你给我寄那么多信,我没回复也不好意思,就找你当面聊聊。”


女生看到熟悉的信件,脸色当场就白了。


赵云澜挑眉,心想这姑娘写信发短信放狠话很厉害,没想到现实就这胆量……啧。


 


(五)


“聊聊吧,”赵云澜道,“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


女生试图狡辩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

赵云澜盯着她,“生化系大四生,沈巍有一门专业课是带你们班的,你被保研了,实习想去应聘沈巍的研究助理,但是被刷了下来……父亲是装修工,母亲摆摊卖菜,弟弟有先天残疾,你的学费生活费大部分都靠兼职和奖助学金……”


女生面露惊恐。


赵云澜抽出怀里的信封,勾起嘴角,“就算不立案,我把这东西交给学校……保研,奖助学金,前途,你都没了。”


女生猛地扑过去想抢那些信。


赵云澜一手将她摁在了墙上,没用力,只是不让她挣开,“你还认得挺干脆的。”


女生挣扎不开,急了,慌不择言地道:“都是你的错!”


赵云澜扬起眉头,“哦?”


女生奋力转过头,恶狠狠地看着他,“为什么你不能放过沈教授?你不配跟他在一起!”


赵云澜好笑,“我不配?”


“你的爱是虚伪的!”女生恨声道,“我看到了,你跟那些学生玩得那么开心,给他们送糖,安慰他们……你身边有那么多人,沈教授的眼里只有你,你的感情就是这么虚伪!你压根不爱他!”


 


(六)


赵云澜先是愕然,然后啼笑皆非,“你又不是十来岁的小孩子,还谈‘愿意抛弃一切来爱你’那一套?成熟点,姑娘,成年人的世界很复杂的。”


女生魔怔了似的,“他那么好,你怎么可以不全心全意爱他……”


赵云澜忽然问:“你爱你爸还是你妈?”


女生一愣,反驳道:“这不一样!”


“你爱你爸就不爱你妈了么?”赵云澜好笑不已,“你有了男朋友就不需要朋友了么?你不是我,你又怎么知道我的爱纯不纯粹?退一万步来说,你是个学生,插手老师的私生活,放在古代就叫做不尊师长,是要天诛地灭的。”


女生自我说服般道:“我是为他好,他应该得到最好的,我怎么可以看着他被你欺负,我怎么可以……”


赵云澜盯着她,冷不丁道:“你家重男轻女,虽然你弟残疾,你成绩好又好看,但你爸妈还是偏爱你弟……他们没有一碗水端平,你在怨恨,对吗?”


女生仿佛被戳中软肋,厉声道,“关你什么事!”


赵云澜语气淡淡,“那你知道你爸被人拖欠工资,他跪着求包工头给钱,因为你打工的钱不够交学费?”


女生愣住。


赵云澜又问:“你知道你妈收到一百块假钱,蹲在菜市场哭了一个小时,因为你说生活费不够了?”


女生睁大了眼。


赵云澜松开手,任由她瘫在地上,“可怜不是做错事的理由,更不是心有恶意的借口,但我可以给你家一个机会……对,你家,日后就靠你照顾老弱病残了,我看在他们的面子上给你留条退路。”


女生仰头看着他,眼里滑过难以置信。


赵云澜面无表情,“别心存侥幸,证据我会留着,如果再有下次……小姑娘,爱不是拿刻度尺能量出来的,想想你的前途,也摸摸你的良心,别做会让你后悔终生的事情。”


话音落下,赵云澜不再看她,转身走了。


女生抬头,看到阳光从巷子口打进来,将赵云澜的剪影映得又高又亮。


她下意识低头避开,却看到自己的影子蜷在地上,那么黑,那么……矮小。


女生像是被什么烫到了,摸爬滚打着躲到阳光照不进来的地方,狼狈地捂住嘴,失声痛哭。


 


(七)


赵云澜一出巷子口就僵住了。


沈巍站在不远处,转过身来看着他。


赵云澜咽了咽口水,小心翼翼蹭过去,“小巍~这么巧啊?”


“不巧,”沈巍淡声道,“我来找那个学生聊聊。”


赵云澜一愣。


沈巍注视着他,“我不会忽视任何威胁你的人和事。”


赵云澜登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尴尬道:“我……咳,小事一桩,我能解决,你不用操心。”


沈巍垂下眼帘。


赵云澜凑过去,“生气了?”


沈巍抿住嘴唇,“是我没教好。”


赵云澜懵逼,“啊?”


“教不严师之惰,”沈巍的眼神很冷,“不尊法纪,不尊师长,我教出此等忤逆之徒……”


“等等,宝贝儿!”赵云澜无语地道,“你只带她一门课,能教好专业课就差不多了……而且按你这说法,从小到大教她的老师都该连坐了。”


沈巍沉默了。


“好了,别想那么多,”赵云澜拍拍他的肩膀,“一样米养百样人,人家元始天尊教了个姜子牙,还不是也出了个申公豹?人心这玩意儿,谁都摸不透的。”


沈巍还是皱着眉头,目光往巷子里扫过去。


赵云澜只好亲自动手,拉着他离开了。


 


(八)


“不用管她了,”赵云澜道,“证据在我手里,她再作妖,我能让她在龙城都待不下去。”


沈巍道:“你不应该对她那么仁慈,她想害你……她给海星鉴寄了举♀报信,说你生活作风不好,我昨天拦住了。”


赵云澜挑眉,“我只有你一个内人,哪有作风不好?”


沈巍耳朵一红。


“她没有那个胆子赌自己的前途,”赵云澜平静地道,“不然她不是寄个信这么简单,而是拿刀子来干掉我了。”


沈巍不悦地道:“你不许拿自己开玩笑。”


“实话实说罢了,”赵云澜笑了笑,“她顶多就是嘴上骂几句,真让她豁出去……她不敢的。”


沈巍摇头,“那你也得注意一点,你赌不起人性能有多坏。”


赵云澜捏了捏他的手,“我肯定是做好准备才去的,我有你,怎么敢轻易去冒险?”


沈巍听得心里一软。


“不过话说回来……你刚才准备去跟她聊什么?”


“讲、讲道理?”


“讲不通呢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跟你说,斩魂刀随便砍人是不对的。”


“没、没……”


 


(九)


那个女生果然不敢再给赵云澜寄恐吓信了,她甚至没有继续待在龙城,而是找了个离龙城很远的实习工作,拎上行李就跑了,准备躲在外地熬过大四这年,再看要不要回来读研。


临走前,女生去找过沈巍,问他:“沈教授,你过得开心吗?”


沈巍沉默了一下,“我不开心,你能做什么?我开心,你又能做什么呢?”


女生怔住。


沈巍深深看她一眼,“过好你的生活吧,我的生活与你无关。”


女生恍然间意识到——


沈巍知道了她在背后的所作所为。


就像是光天化日被公开处刑,强烈的羞耻感几乎将女生击溃,她跌跌撞撞离开了沈巍的办公室,脸色惨白,眼神涣散,内心都是惶恐的阴霾。


沈巍的眼神那么深沉,那么锐利,和赵云澜的背影一同交织在她的脑海里。


这份阴霾将会伴随她的余生,如同毒蛇般纠缠着她的心脏,直到将她勒进棺材里,也要追随着她埋入地底深处。


至死。


不休。


沈巍站在窗边,注视着女生狼狈逃窜的背影。


他手中的黑能量渐渐散开。


肉体上的惩罚不算什么,心灵上的折磨才最让人绝望。


——以恶意伤人,那便以愧疚救赎余生罢了。


沈巍拉上百叶窗,彻底将那个背影抛在脑后。


赵云澜说想吃松鼠鱼,他还得研究菜谱……


照顾所爱之人都尤嫌时间不足,何必关心那些心怀恶念之人呢?


 


(十)


家里。


赵云澜摸了摸自己的腰,想着上次擅自行动的后果,还是如实对沈巍道:“那女生去外地了,我找人帮了忙,她的保研名额会被转到当地大学去,通过初试就行了……留在龙大,大家都不好过,那个大学也不差……”


赵云澜絮絮叨叨解释了一堆,沈巍只是看着他不说话。


“……怎么了?”赵云澜讪讪然问道。


沈巍低声说:“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
赵云澜笑了,“别,我欢迎你来给我添麻烦,添几辈子都无所谓,免得有人说我不够爱你。”


沈巍蹙起眉头,“不许听那个人胡说,你的心意……我怎么可以不知道呢?”


赵云澜逗他,“我的什么心意?”


沈巍微微脸红,“别闹。”


“你说说呗,”赵云澜凑过去,“你不说,我怎么知道你知不知道?”


沈巍往后靠,“我……我心里知道就好……”


“不行,爱是要说出来的,”赵云澜趴到他的耳边,声音暗哑:“我的心意啊,就是特别爱你,这些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数都数不清,像是大海里的水一样倒都倒不完,我一看到你,就心生欢喜,余生再也无憾……”


沈巍再也按捺不住,翻身将他压进沙发里。


 


(十一)


第二天早上。


赵云澜躺在床上,生无可恋地道:“黑老哥,我觉得我的人生还是有遗憾的。”


“……嗯?”沈巍把他搂起来,给他套上上衣。


赵云澜忍着腰部的酸痛,龇牙咧嘴地问:“你丫的什么时候让我在上面一次?!”


沈巍害羞地低下了头,“你、你打赢我的时候。”


赵云澜:“……”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爱你所爱,不要伤害。


亲人,朋友,伴侣,以爱之名,曰之为君好,难免过分伤人。


且与诸君共勉之。